入行30年的順德廣繡行家講述廣繡激活創新之路

來源:佛山新聞網 時間:2019-09-11 20:44
  遠看非常醒目,近看又精細非常,繁而不亂,富麗堂皇。這說的便是極具文化交融魅力的民間工藝代表——廣繡。
  
  廣繡作為粵繡之一,是以廣州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民間刺繡工藝的總稱。相傳與黎族織錦同出一源,以構圖飽滿、形象傳神、紋理清晰、色澤富麗、針法多樣、善于變化的藝術特色而聞名宇內。廣繡的針法主要有7大類30余種,包括直扭針、捆咬針、續插針等,主要應用于刺繡字畫、刺繡戲服、珠繡等的制作上面。
  廣繡與江蘇的蘇繡、湖南的湘繡、四川的蜀繡并稱為中國四大名繡。在2006年5月20日,它被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  順德華蓋路步行街上,商業繁華,行人不絕。與此等喧鬧榮盛相對,幾經風霜的廣繡大廈靜靜屹立在街上一隅,見證著順德廣繡的沉浮往事。
  
  位于順德區大良華蓋路商業步行街的廣繡大廈
  今天,我們將跟隨順德廣繡“行家”鄭乃謙的步伐,去探尋廣繡技藝在經年沉浮中的獨特圖景……
  半路出家:重煥廣繡風采
  1989年,原本在萬家樂熱水器公司主管外貿的鄭乃謙,被臨時調派到順德國營刺繡廠(富德工藝品有限公司前身)擔任廠長,自此便是30年。
  雖說鄭乃謙是一名經營者,但因為深諳廣繡之道,更多人尊稱他為廣繡業界的老前輩。30年來,他一直致力于廣繡的推廣與發揚、傳承。
  在三十年的時光流轉中,他目睹廣繡幾度垂危,又伴它重啟輝煌;見證廣繡創新出彩,又帶它突破圍城。他認識廣繡,了解廣繡,深析廣繡,從一個繡藝不通的外行人,蛻變成了聞名遐邇的傳承大家。
  
  鄭乃謙(左一)為參觀者解疑
  當時的廣繡行業正處低谷,耗時多、成本高、收入低的局限,讓這一傳統工藝在現代化生產的沖擊下日漸式微。大量繡廠紛紛關門,多數繡工選擇改行。隨著南海西樵刺繡廠的結業,順德成為了廣東唯一的實用繡繡區。
  在這樣舉步艱難的困境下,鄭乃謙毅然決定將廣繡作品帶往歐洲展覽,重新開啟海外市場。“很多企業生產工藝品,一般都是把自己認為最好的東方元素介紹給西方,而廣繡則是利用東方的工藝,去表現西方題材及其喜好的東西。”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,國內外的文化交流愈盛,海外友人對中國傳統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與向往。鄭乃謙抓住這一契機,主動去了解、把握西方的審美取向和文化底蘊,將其轉化成廣繡生產的取材要素,從而創造出了一系列融匯東方技藝與西式風情的新型繡品,為萎縮的廣繡事業帶來了新春。
  
  鄭乃謙解說廣繡知識
  “上世紀80年代,我們就開始到潮汕、茂名這些地區建立生產基地,之后又組建了培訓隊伍,往廣西、湖南等地進行生產基地的擴建。”鄭乃謙回憶道。
  在這期間,位于順德的廣繡大廈成為了鄭乃謙的廣繡“大本營”。同時,他也不斷向外承包各地的合適繡廠,培養技術隊伍,使得廣繡的風采得以在全國范圍內重新煥發。
  堅持創新:探索長春之路
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繡品行業的遇冷,給順德廣繡的發展敲響了警鐘。鄭乃謙認為,傳統工藝只有跟上時代的步伐,才可以在現代的產業環境下走得更長遠。
  順德廣繡在繼承手工刺繡傳統的同時,也沒有忽略與現代科技的融合。為了提高生產效率,鄭乃謙專門雇用了四批大學生進行刺繡動作的分析,并研究出了一套將耗時控制于3秒之內的標準刺繡動作,提高了繡工們的生產效率。
  為了貼合市場的需求,鄭乃謙還特地成立了“針法研究室”,致力于廣繡新產品的開發。于此,原本僅有20多類的廣繡品種,被迅速擴展到了800多類,豐富了廣繡品種,更打破了傳統樣式的審美疲勞。而繡工們在刺繡過程中遇到的困難,亦可以在針法研究室里得到及時的解決。
  
  現代技術與傳統技藝的融合應用
  談及順德廣繡的魅力,鄭乃謙引以為豪的一點便是它的“雙面繡”。“蘇州那邊的雙面繡是先正面、后反面來完成的,但我們的廣繡是一次成型。”他還表示,蘇州剛開始研發出來的雙面繡法是針對觀賞繡的,并不適用于實用繡。在一次外出考察中,他驚喜地發現了西班牙當地手繡披肩反面拉線少的特點,遂回國組織技術隊伍進行繡法的改良,從而研發出了順德首倡的雙面實用繡。在這之后,他又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去培養掌握雙面繡技藝的繡工隊伍,將“雙面實用繡”打造成順德廣繡的一大吸睛名牌。
  
  繡工師傅展示雙面繡作品
  展望未來:“繡”出文化自信
  “現在從事這種手工刺繡的繡工,基本上都是一些干了幾十年的師傅。主動過來學習的年輕人并不多,且大部分掌握的技法還很淺顯。”同其它非物資文化遺產一樣,廣繡也面臨著亟待傳承與發揚的迫切處境。隨著老藝人的陸續離世,年輕血液的注入成為了非遺生命力的重要動力源。
  如何面對繡工人才匱乏的處境,不斷提高廣繡技藝在年輕群體中的影響力?鄭乃謙創造性地開創并延續著與院校合作的傳統,即通過“學生提供設計創意——公司修改成可用刺繡圖——學校審查與雙方探討——公司購買設計”的一系列過程,讓更多的年輕學生去了解到、接觸到和參與創新這門傳統技藝。“一開始那些學生不懂刺繡技法的局限,給的設計圖僅憑理想構思,所以我們繡廠這邊就要進行修改,將其變成符合生產的刺繡圖。這樣合作久了,就會慢慢了解到廣繡區別于其他產品設計的特質,發現它的魅力。”
  對于廣繡的發展前景,鄭乃謙仍然充滿信心。
  接受采訪時,鄭乃謙表示,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,順德廣繡曾一度面臨海外市場急劇萎縮的艱難困境,這時他就注意到了國內市場的潛力。于是他調整生產與銷售計劃,大力研發符合國內審美與消費需求的原創繡品,使精品“藝術化”、中低檔產品“生活化”,為企業開拓了新的發展道路。
  在他看來,“以市場為導向,堅持原創輸出”就是廣繡行業得以持續煥發生機的一大要素,特別是在知識產權的保護上面。他一直致力于為優秀的廣繡原創產品申請國家外觀設計專利,以維護這一傳統技藝,尊重原創“廣繡人”。
  三十年沉浮與共,鄭乃謙一直堅守著廣繡文化的傳承初心,注重原創,融匯中西,為佛山非遺文化的發揚增暉鑄彩。作為中華民族的子孫,我們也應當肩負起這份歷史責任,讓民族傳統文化一代代傳承下去,繼續發揚光大。
 
  文/佛山新聞網 陳曉英
  圖/佛山新聞網 陳曉英、部分由網友提供

(責任編輯:甘穎)

我也想利用网络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