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木版年畫:“年畫女俠”喚醒年畫中的美好愿景

來源:CCTV文化十分 時間:2020-01-14 11:21

  爆竹聲中一歲除,春風送暖入屠蘇。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。

  —— 元日·(宋)王安石
  張貼年畫、祈福禳災是中國人的古老習俗。古人崇天敬地,祈愿神靈庇佑,年畫諸神,在一代代年畫人的雕刻與刷印下,默默地回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種種訴求……在廣東佛山地區,有一位專注佛山木版年畫的年輕女孩,她用年輕人的方式和語言,為佛山年畫注入了新的活力,還為最傳統的神像年畫重新打開了銷路。
  
  劉鐘萍
  有生之年,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
  80后的劉鐘萍曾是一名月薪過萬的導游。2014年,她目睹了旅游中的一次意外,這讓她深受觸動。“意外和明天不知道誰來得更早,以后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的事。”
  那年,劉鐘萍得知馮氏木版年畫百年老店在招聘講解員,她果斷去應聘。
  
  早在2007年,廣東省調查木版年畫的現狀,發現完整傳承這門傳統工藝的,僅存佛山“佛山民間藝術研究社木版年畫作坊”這間老鋪。
  而佛山木版年畫,也只剩下馮氏一家了,馮炳棠是佛山唯一一位掌握木版年畫全套工序的人,雕版、印制、工筆、開相、描金無所不能。
  
  劉鐘萍在馮氏木版年畫百年老店見到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馮炳棠時,馮老師正在安安靜靜地畫畫,老人專注的神情吸引到了劉鐘萍,這種忘我的境界一下子擊中了她,“這就是我喜歡的生活,我向往師父的這份寧靜。”
  
  出于對年畫的癡迷,劉鐘萍在做講解員的空閑之余,主動跟著馮炳棠學習木版年畫的技藝。
  “遇到一些不明白的問題,拿著小本子就去找師父問,師父通常是一邊給神像描金,一邊講給我聽,那些寫在書里的關于年畫歷史記錄的字句,在師父幽默生動的講述中活了起來。”劉鐘萍說。
  
  木版年畫是中國一種古老的民間藝術,佛山木版年畫,創始于宋代,成熟在元,而普及于明,延綿700年的歷史,與天津楊柳青、蘇州桃花塢、山東淮坊的年畫齊名。
  受嶺南傳統文化影響,佛山木版年畫也融入了當地人的審美情趣和生活習慣,以民間信仰神像畫、歲時節令應景畫、禮俗畫居多。
  
  在題材上,佛山木板年畫主要有吉祥圖案、辟邪迎祥、民俗民風、戲曲故事、歷史演義故事等。
  技藝上,佛山木版年畫借鑒和吸取了佛山民間剪紙、染色紙、銅鑿寫襯、木版花紙、神衣、門盞花錢等地方民間藝術制作技巧,在色彩上大面積使用紅丹、綠、黃、黑等大色塊套印,使畫面熠熠生輝。
  
  佛山木版年畫形象精細,線條粗獷簡練,剛勁有力,構圖飽滿,富于裝飾性,這又是明顯區別于其它各地年畫的特點。
  傳統的制作方式有手繪、木板套印、木印填色三種,在木版年畫的鼎盛時期,分工很細,每一道工序都有各自的師傅把關,不大會出現掌握全套工序的人。馮炳棠技術的全面也正意味著當年木版年畫的衰落。
  
  但在劉鐘萍看來,自己能夠找到這樣一位技術全面的師父實在很幸運。
  木版年畫的工序極其繁雜:雕版、套印、開相、描金、填丹……這些在別人看來枯燥至極的工作,劉鐘萍卻樂在其中,哪里有需要她就主動請纓去幫忙,忙好后就靜靜在一邊“偷師”學習。
  
  馮炳棠和劉鐘萍
  幾年下來,馮炳棠的多個徒弟嫌工作枯燥都半途而廢,只有這個沒正式拜師的劉鐘萍還在堅持。馮炳棠被劉鐘萍的勤奮好學所打動,決定把畢生所學都傳授給她。
  就這樣,劉鐘萍成了馮炳棠的正式弟子,他的悉心教導和她的刻苦鉆研相得益彰。
  日積月累,劉鐘萍的技藝突飛猛進。
  
  喚醒年畫里的美好愿景
  名師出高徒,劉鐘萍學有所成,總想大展身手,但年畫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,老店的生意很不景氣,制作精美的年畫常常被束之高閣,這讓她很不甘心。
  
  2016年,劉鐘萍受邀參加清華大學非遺研修班。在這一個月里,她不但系統地學習了圖案、圖形等藝術基礎,更深刻地了解到當前非遺傳承發展的新方向和新方式,領悟到年畫不只是一幅畫,還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  受到啟發的劉鐘萍暗下決心:一定要讓年畫重新與人們的生活關聯起來,把這門老手藝傳承下去。
  可當時的劉鐘萍卻一直沒找到傳統技藝與現代文化結合的方式。
  
  轉機源于一件特別小的事情,當時有朋友懷著好奇的心情來年畫老鋪參觀,聽完年畫的歷史和故事之后,問劉鐘萍:“年畫里有沒有什么神仙是可以求姻緣的?”
  劉鐘萍給她了介紹年畫里的和合二仙。
  自古以來和合二仙就是主理姻緣的喜神,于是,朋友就買了一張回去貼起來,并許下找男朋友“脫單”的小愿望。
  大概一周之后,劉鐘萍就收到朋友發來的信息,說:年畫喜神真的太神奇了,貼了年畫不久之后,真的找到了男朋友。喜神和合二仙堪稱“脫單神器”啊!
  
  總結了“喜神和合二仙脫單神器”的成功經驗之后,劉鐘萍就開始按照這種思路,在經典的年畫里找對應當下人們需求的神仙,讓傳統年畫的表達符合現代語境。
  此后,劉鐘萍抓住“祈福”這一不變的情感訴求,舉辦了多場主題年畫開放日活動。頭三次的“脫單”專場一下子就將積壓了十年的喜神“和合二仙”神像賣光了。
  
  以往在賣年畫的時候,馮老師傅都會寫一張類似揮春的福帖,過去寫的都是幸福美滿之類的,在劉鐘萍的提議下,馮老師傅寫下了“脫單神器”幾個字。
  傳統的年畫與新潮包裝的結合,迅速受到了年輕人的追捧。
  
  于是,“一個億小目標的財神”、“考神狀元及第逢考必過”、“天姬送子兒女雙全的二胎神器”、“平安健康掂過碌蔗的持刀將軍”、“新房入伙鎮宅神器紫薇大神”等相繼面世。
  之后她還開通了微信公眾號,起名叫“解憂年畫鋪”。
  劉鐘萍解釋,將師傅位于普君市場附近、傳統前鋪后居的百年老鋪,和東野圭吾小說里的解憂雜貨鋪聯系起來,年輕人就能夠秒懂木版年畫“解憂”的寓意了。
  
  劉鐘萍和師傅馮炳棠
  “一開始做的時候,就是感覺這是一份工作,并沒想得太多,后面逐漸地就會想得很多,因為別人給你的反饋很多。其實這幾年自己并沒有很安定,內心也會跌宕起伏,那時候,師父還未仙逝,也還未有所交代。”劉鐘萍回憶道。
  2019年8月12日,師父馮炳棠因病去世,在此前的那段時間里,師父曾當著大家的面,拉著自己的手說過,要自己用心畫畫,傳承好這門藝術文化。“堅定之際,也慌張著,答應過后,我知道自己是害怕的,但是還是想要繼續下去。”
  
  劉鐘萍說:“過去的傳統年畫很難吸引到年輕人,我就讓年畫跟他們的生活發生關系,他們帶著愿望而來,我就負責把他們的愿望通過年畫的寓意傳達出來。”
  2018年12月,劉鐘萍成功入選2018“中國非遺年度人物”。她并不滿足于眼前取得的成績,在年畫老店里仍可見她踏踏實實做手藝的畫面,絲毫不減當年的那份認真勁。她說:“如果我們不做,年畫可能就消失了。”
  
  傳遞美好的祈愿
  現在,劉鐘萍牽頭舉辦的開放日為佛山年畫開拓了一片生機。
  她就“門神、考神、喜神、財神、丁神”五位經常出現在年畫的神像來了一次“諸神復活”。
  
  用“掂過祿蔗”來解釋傳統的門神;
  “行桃花運”來解釋喜神“和合二仙”;
  用“逢考必過”的考神年畫來解釋傳統的“狀元及第”;
  用“掙一個億”來解釋財神爺;
  用“二胎神器”來解釋送子娘娘。
  
  “這樣一來,真是‘諸神復活’啦。”劉鐘萍笑著說。過去,年畫的旺季是過年前后,現在,很多人都喜歡把木版年畫作為平時的裝飾藝術品購入。
  “佛山年輕人在新婚壽喜、考試前夕都會請對應的年畫神仙來庇護。”劉鐘萍介紹,5年過去了,年畫店已經培養了一批固定顧客,而且年年都來,佛山木版年畫又一次打開了銷路。
  
  劉鐘萍又有了新的目標和想法。最近三年,她與跟清華美院原博老師合作生肖新年畫,他們準備用12年時間,每年一幅,完成十二生肖年畫的設計。目前,鼠年的生肖年畫已經完成。
  
  “我現在還在做‘十二小花神’系列作品。”這個想法源于每一場公共開放日,“與年輕人接觸的時候我發現了他們有很多生活上的小需求。”阿萍說道,比如早睡早起、忌辛辣、喝枸杞等,契合現代人生活小需求,以“十二小花神”回應,通過佛山年畫的形式,做一些互動類走心的題材。
  
  “作為佛山木版年畫非遺傳承人,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推動非遺文化的傳承與發展,讓木版年畫以既溫馨、傳統又具有‘潮味’的形象呈現。”阿萍說,接下來還會不斷學習,希望能創作更多更經典、更傳統、更好的木版年畫作品。
  現在,她作為佛山木版年畫市級非遺傳承人,平時經常外出講解、講課,因此頗有行走江湖的味道,她有個外號——年畫女俠。
  “雖然我不會功夫,但是我有一個江湖稱號叫年畫女俠。現在我是經常會受邀全國各地去展示去做文化交流,每一次我出去就會拎一個大箱子,裝滿我的年畫,工具。我要做一位‘女俠’復活這門古老的非遺藝術。”劉鐘萍笑著說。
 
    來源:CCTV文化十分

(責任編輯:許卓)

我也想利用网络赚钱